化峪原岳网
 首页 >>  财经  >> *ST中捷股东争斗再起波澜 二股东谋求董事席位未果
*ST中捷股东争斗再起波澜 二股东谋求董事席位未果
2019-10-29 14:02:11
[摘要] 二股东宁波沅熙也试图争夺空缺的董事席位。今年4月份公布年报后,*st中捷决定于5月17日召开2018年度股东大会。5月7日,*st中捷董事会回复宁波沅熙称,临时提案的部分内容与公司董事会现状不符,不宜

由于投票权和投票权授权的争议,* ST中捷(深圳002021)的几个股东之间出现了一些分歧。在第二大股东和第三大股东共同起诉上市公司后,宁波袁熙股权投资合伙公司(有限合伙公司)(以下简称宁波袁熙)提交了一份寻求董事空缺的临时提案。

然而,*圣中捷于9月15日晚宣布,宁波元西的临时提案未能提前20天提交截止日期,董事会认为不宜提交即将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审议。

2.股东的临时提案不能提交

今年5月和9月,*圣中捷独立董事于洪亮和董事王端辞职。上市公司决定于9月25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选举董事和独立董事。其中,董事候选人张宣耀由中捷控股股东浙江中捷周桓供应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捷周桓)提名推荐。他没有在公司股东、实际控制人等单位工作过,与持股5%以上的股东、上市公司及董事、监事无关联。

第二大股东宁波元西也试图争夺董事空缺席位。9月12日,宁波远西向中捷董事会提交了临时提案,分别提出修改公司章程和补选俞熊平为董事,供9月25日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审议。

*中捷9月15日晚宣布,根据公司章程,持有15%以上股份的股东应在股东大会召开前20天向董事会派出代表,并向董事会提交相关材料。由于未能提前20天的期限,*中捷董事会认为中期补选董事提案不应提交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原审议项目保持不变。

《国家商报》记者注意到,宁波远西的临时提案因未能如期提交,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今年4月年报公布后,*圣中捷决定于5月17日召开2018年度股东大会。5月6日,控股股东中捷周桓提交了一份选举独立董事的临时提案。董事会同意将其提交股东大会审议。同一天,宁波元西也向上市公司递交了临时提案。

5月7日,*圣中捷董事会回复宁波远西,临时提案的部分内容与公司董事会现状不符,不应该提交。同日,宁波元西同意撤回上述与现状不符的内容,其余作为临时提案提交2018年度股东大会审议。

但是,中捷公司章程规定,临时提案必须在股东大会召开前10天以书面形式提交。董事会认为宁波元西提案提交日期为5月7日,未提前10天,决定不将临时提案提交2018年度股东大会审议。

股东纠纷引发诉讼

宁波远西并不认为5月份提出的临时提案不能如期提交2018年度股东大会审议。*圣中捷7月16日宣布公司收到法院传票,宁波远西和第三大股东蔡凯健起诉上市公司,要求撤销圣中捷2018年度股东大会通过的所有决议。

截至2019年6月底,中捷周桓、宁波元西和蔡凯建分别为*st中捷的前三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17.45%、16.42%和8.85%。宁波元西与控股股东没有什么区别。

值得注意的是,这起诉讼的原因是蔡开建与中捷周桓之间的股权和表决权委托的真伪不明。*圣中捷于5月14日宣布,中捷周桓与蔡凯建签署了《表决权和表决权委托协议》,蔡凯建不可撤销地将*圣中捷持有的所有股份的表决权和表决权全部委托给中捷周桓。不过,蔡凯建在2018年股东大会后表示,他尚未签署《表决权和表决权委托协议》,随后与宁波远西联手将上市公司告上法庭,要求撤销2018年股东大会的所有决议。

由于双方意见不一,上市公司无法分清真假,称“委托协议的有效性最终由司法机关决定”。

目前,上述案件尚未判决,对*圣中捷的影响尚未确定。法院最近裁定查封或扣押上市公司持有的《表决权和表决权委托协议》,截止日期为2019年5月12日,以保存证据。

炮弹保护形势严峻

记者注意到,尽管宁波元西连续两次向中捷股东大会提交临时提案,并表示有意寻求董事会席位,但宁波元西似乎并不打算在2019年初干预上市公司的管理。

*圣中捷于2月1日宣布,宁波远视与景宁聚信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景宁聚信)已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将圣中捷持有的全部1.13亿股股份转让给景宁聚信,总转让价格为5.65亿元。

然而,股权转让并没有顺利进行。3月15日,静宁聚新的授权代表致信*st中捷,称“由于上市公司董事长辞职,公司经营状况出现不确定性变化,因此静宁聚新决定继续与宁波元西就交易事宜进行谈判。交易能否在未来完成仍不确定。”

宁波元西于3月29日回应称,尚未收到静宁聚信的股份转让款,并正积极与各方协商推动交易。如果有任何新的发展,它将通知上市公司。

到目前为止,*圣中捷还没有发布任何关于宁波元西股份转让的进一步信息。

股东之间的内部纠纷尚未得出明确的结论。*圣中捷保护其外壳的压力就在眼前。由于2017年及2018年的净利润(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同)为负,公司股份为“st”。如果2019年净利润仍然为负,该公司的股票将面临暂停上市的命运。

然而,*圣中捷自2019年以来的经营业绩并不令人满意。据2019年《中国日报》报道,今年上半年,圣中捷净利润亏损2955万元。该公司预计今年1月至9月的净利润将保持在4300万至5700万元的亏损水平。目前,*圣中捷的主要缝纫机生产和销售呈下降趋势。显然,通过改善主营业务来实现“保住空壳”的目标压力很大。根据该公司的计划,在改善主营业务的同时,将增加资金回收,以确保资金安全,但能否帮助弥补赤字仍不得而知。

(责任编辑:李嘉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