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峪原岳网
 首页 >>  国际  >> 中情局科学家成了“自己人的试验品”
中情局科学家成了“自己人的试验品”
2019-10-31 09:43:21
[摘要] 随着东西方冷战拉开帷幕,美国军方和中情局成立了“特别行动司”,奥尔森是该机构的创始成员和第二任主管。1953年初,奥尔森正式入职中情局。警方不进行调查,死者家属“情绪稳定”。他的遗孀爱丽丝发表声明说,

1953年11月下旬的一个寒冷的秋夜,纽约曼哈顿第七大街上传来一声巨响。斯塔德勒酒店的门卫冲进大厅大喊“有人从大楼上跳了下来”夜班经理发现事故发生在10楼1018a室。客人登记簿上有两个名字:弗兰克·奥尔森和罗伯特·拉斯布鲁克。

警察很快到达了现场。1018a房间的窗户开着。推开浴室的门,我看见拉斯布鲁克坐在马桶上,双手放在头上。他说他一直在睡觉,“听到声音,然后醒来。”

夜班经理感到不安,问接线员是否有1018a房间的电话。他的直觉是准确的——有人给纽约长岛打过电话,电话号码是哈罗德·亚伯拉罕森的。阿布拉姆森博士有两个秘密身份:迷幻药专家和中情局搭档。

第二天早上,奥尔森的妻子和三个孩子被告知奥尔森从酒店房间“摔死”。不寻常的是,这家人从未见过奥尔森的尸体。葬礼上,他的棺材被密封得很紧。

这件事似乎已经结束,但实际上它才刚刚开始。

中情局试图控制人类思维

弗兰克·奥尔森不是一个普通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是首批被送往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生物战争实验室的科学精英之一。他的同事包括一些被秘密带到美国的纳粹德国科学家。一段时间以来,他们致力于气溶胶技术——向敌人喷洒细菌或毒素,以及抵抗这种攻击的方法。

奥尔森很快成为这个领域的权威。随着东西方冷战的开始,美国军方和中央情报局成立了“特别行动部”,奥尔森是该部的创始成员和第二任主任。

根据美国作家斯蒂芬·金泽(Stephen Kinzer)在其新书《毒枭:西德尼·戈特利布和中情局控制心灵的尝试》中所说,奥尔森的专长是“在空气中传播病原体”。他为中情局开发了一系列致命的生化武器。葡萄球菌肠毒素、委内瑞拉马脑脊髓炎和炭疽病毒装在便携式容器中,伪装成剃须膏、驱蚊剂、打火机和口红等日常用品。

奥尔森于1953年初正式加入中情局。在这个神秘的部门,他遇到了西德尼·戈特利布和他的副手罗伯特·拉斯布鲁克(Robert Lashbrook),他们共同负责代号为mk-ultra的绝密项目。

20多年来,戈特利布监督了中情局的医学实验和“特别审讯”项目。数百名囚犯受到他的折磨,许多人患有永久性精神疾病。为了赢得与苏联的竞争,中央情报局当时特别热衷于寻找控制人类思维的方法。如果成功,它的军事和情报价值是不言而喻的。

Mk-ultra是一个高度机密的精神控制实验——给人们注射一定剂量的迷幻药来观察效果。戈特利布想知道:一个人能忍受多少迷幻药,是否有临界点?毒品可以粉碎人们的思想,摧毁人们的意识,只留下一个身体。在其中植入新的个性可行吗?

奥尔森参加了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许多实验。他被各种可怕的故事深深地困扰着。1953年5月,他目睹一名20岁的志愿士兵在吸入沙林神经毒气后口吐白沫、摔倒在地并抽搐。他很快就去世了。一个月后,他看到德国中情局设施中的一些人因他的发明而痛苦地死去。一份报告称,奥尔森“对他所看到的情况深感不安”,并“表现出不想对这些事实保密的迹象”。

被困在“致命酒局”的科学家

1953年11月18日,星期三,奥尔森被邀请参加马里兰州西部深溪湖的一个小木屋里的聚会。这是戈特利布每几个月召集一次的常规活动之一。共有9名来自中情局mk-ultra项目和美国陆军化学战部门的参与者,他们彼此非常熟悉。

起初一切都很平静。第二天晚上,这群人聚在一起吃晚饭,坐下来推杯换换口味。拉斯布鲁克为每个人倒酒,包括奥尔森在内的几个人很快就喝醉了。二十分钟后,戈特利布突然问是否有人感到“奇怪”,然后宣布了一个可怕的消息:饮料中加入了摇头丸。

即使他们喝醉了,参与者也很吃惊。很快,每个人都被毒品效应带入了幻觉的世界。戈特利布后来报告说,他们“又吵又笑”...无法继续开会或进行理性对话”。

第二天早上,奥尔森回到办公室,好像他是一个不同的人。11月23日早上,奥尔森的老板文森特·洛维特注意到奥尔森非常激动,充满了怀疑和恐惧。

此时,mk-ultra已经运行了7个月。作为美国政府最大的秘密之一,只有24个人知道它的真实面目。更麻烦的是,极少数内部人士由于迷幻剂而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

服用迷幻药后的第六天,奥尔森的情况仍然很差。洛维特向戈特利布报告了这一情况,戈特利布命令奥尔森被送往纽约的哈罗德·亚伯兰森医生那里。那年的11月27日,奥尔森离开诊所,在拉斯布鲁克的陪同下住在斯塔德勒酒店。拉斯布鲁克回忆说,奥尔森心情很好,在住院期间念叨着该读什么书。他“几乎是实验前我认识的奥尔森博士”。

两人呆在房间里,奥尔森洗漱完毕,看了一会儿电视,然后躺下休息。

没人料到奥尔森会在第二天凌晨2: 25“飞出”客房的窗户。

是实验错误还是玻璃破碎

事件发生后,中情局巧妙地掩盖了“事故”。警方没有调查,死者家属“情绪稳定”《毒枭:西德尼·戈特利布和中情局的精神控制尝试》一书说,处理此事的中情局特工是詹姆斯·麦考德(James McCord),他后来成为水门事件的主要人物之一。官方结论是奥尔森“在跳跃或摔倒后”死于多处骨折。

对中情局来说,危险并没有真正消失。1975年6月12日,《华盛顿邮报》再次提起这个老故事,声称奥尔森服用迷幻药,从酒店窗户跳出去了。受水门事件的影响,中央情报局当时在美国处于“落水狗”的境地。记者们赶到中情局总部所在地弗吉尼亚州兰利。

奥尔森的亲属也打破了沉默。他的遗孀爱丽丝在一份声明中说,家人已经决定“在两周内起诉中情局,要求赔偿数百万美元”她说:“自1953年以来,我们很难接受弗兰克·奥尔森因不明原因的‘自杀’而死亡。”"他死亡的真正原因已经隐藏了22年。"

这个老案子甚至让白宫敲响了警钟。为了避免更多隐藏的揭露,美国总统福特亲自邀请爱丽丝和她的孩子到白宫,并代表美国政府道歉。幸存者还在兰利会见了中情局局长威廉·科尔比,他为“不该发生的”可怕的事情道歉

"有些人失去了控制。"科尔比说,“他们走得太远了,存在监管问题。”

这起事件的直接责任人也被查出。看到爱丽丝和其他人出现,西德尼·戈特利布的第一反应是松了一口气。“我很高兴你没带那家伙来。”毒枭说,“昨晚我做了个梦,梦见你来到这扇门前向我开枪。”1984年底,他同意告诉奥尔森一家真相。

戈特利布解释了1953年11月19日在沈曦湖小屋发生的事情。他说奥尔森和其他人服用迷幻药作为实验的一部分来观察“如果科学家被捕并被下药会发生什么——他会泄露秘密吗?”在某个时候,他陷入了沉思。“你父亲非常像我。”他告诉奥尔森的儿子埃里克,“我们都是出于爱国主义,但我们做得有点过火,做了一些可能不正确的事情。”

这是戈特利布最接近的坦白。但他拒绝对一些细节给出全面彻底的解释,尤其是为什么官方对奥尔森之死的描述不一致。

1994年6月2日,调查又迈出了一步。埃里克·奥尔森挖出了他父亲的尸体。法医尸检发现奥尔森的伤势可疑——他的头和脖子上没有玻璃碎片,这与他跳出窗外的假设不符。更奇怪的是,奥尔森倒在他的背上,而他左眼上方的骨头变形了。

"这是奥尔森博士在从1018a房间摔下来之前被钝器击中头部的确凿证据。"法医得出结论,“我想弗兰克·奥尔森是被故意扔出窗外的。”

奥尔森被重新安葬的前一天,埃里克举行了一次新闻发布会,宣布了对他父亲命运的新看法:

" 1953年11月28日,弗兰克·奥尔森的死是谋杀,而不是自杀。"埃里克一直坚信,他父亲的意外死亡并不是因为他是“一只倒霉的老鼠”,而是“有人担心他会泄露20世纪50年代初中情局的高度机密信息以及美国在朝鲜战争中使用生物武器的内幕”。

英国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