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峪原岳网
 首页 >>  时尚  >> 那些沉迷“升级”自己的超人类主义者们,正把身体变成一台机器
那些沉迷“升级”自己的超人类主义者们,正把身体变成一台机器
2019-10-17 12:15:04
[摘要]

温特梅兹说她喜欢随身携带钥匙,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必须把它握在手中。事实上,她已经把钥匙以微芯片的形式植入了左手。

在她的右手中,她植入了另一个微芯片作为她的名片,但它也可以用来存储紧急情况下的重要医疗信息。

31岁的温特是一名工程师。她还在一个手指上安装了磁铁,可以用来感应电磁场。她说这对她的工作很有帮助。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身体“升级”都有实际用途。温特最近还做了一个小手术,将两个发光二极管显示屏植入她的身体。当磁铁穿过植入发光二极管显示屏的皮肤时,发光二极管显示屏将打开,从内部照亮她的皮肤。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温特回答说:我喜欢明亮的东西。当我看到皮肤在发光二极管显示屏的作用下闪闪发光,我感到非常高兴。

温特是越来越多自称为“超级人文主义者”的人之一。

超人道主义(缩写为h+或h+)有时被称为超人道主义或超人道主义,这是一个类似于人类进步的术语。它现在是一个迅速发展的国际运动,支持利用科学技术来增强精神、体力、能力和资格,并克服人类状况中不必要或不必要的方面,如残疾、疾病、疼痛、衰老和意外死亡。

超人以促进和利用科学技术来促进人类的可能性而闻名。他们有这样一种信念,即人类可以通过整合技术来超越身体和精神的限制,并“升级”他们的身体。

对于温特来说,她的第一次“身体升级”不是自愿的。她曾在美国遭遇严重车祸,背部、脚踝和膝盖骨折。

在外科医生的帮助下,她的背部被固定在一起,她的一个膝盖骨被一个由英国国家卫生服务局提供的3d打印的膝盖骨所替代。

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苏格兰九人组采访时,她说:“没有这个3d打印的膝盖骨,我就不能走路。”

事故发生后,温特开始主动“升级”他的身体,比如在他体内植入微芯片。

植入她左手的射频识别芯片可以开门,就像许多工作场所的安全卡一样。这样,她出门时不需要带钥匙,她可以腾出手来拿拐杖。

植入她右手的nfc芯片有许多潜在的应用。该芯片可用于联系通行证(如门禁管理、门票、门票等)。)、接触支付(例如,非接触式移动支付)、接触连接(例如,连接两个nfc设备用于点对点数据传输)、接触浏览、下载浏览等。

也就是说,像射频识别和nfc这样的芯片可以取代名片、出入卡或钥匙、银行卡和票据的功能,使人体成为一个移动终端。

射频识别芯片(约12毫米×12毫米)的大小与一粒米差不多,但它永远不可能“丢失”,因为它是直接植入皮肤下的芯片。拿出来需要一些努力,更不用说掉出来了。一般来说,植入的最佳位置是虎口,这既不会影响正常生活,也不会促进诱导。至于植入方法,它几乎和注射一样,而且无痛。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温特说:“我认为说你不应该改变你的身体或者你不应该改变你的身体是一种非常有偏见的观点。在许多情况下,残疾人别无选择,这些技术是为我们量身定制的。”

我们身体转变的极限是什么?

来自曼彻斯特的26岁技术操作员史蒂文·雷亚尔说,他想植入芯片来制造“灵巧的手”

他说:“我们有智能电视、智能手机,一切都很智能。为什么人类不能聪明呢?”

史蒂文认为,超人文主义是人类发展合乎逻辑的下一步。他希望能够在他的身体中编程这项技术来响应他的个人生物学。

他的“身体智能”转变是在莱斯特的一家私人诊所进行的,在那里他接受了第一次植入手术。

这些微芯片通常用注射器注射到手背。

史蒂文说:“我正在慢慢把自己变成一台机器。我不介意变成生物,但如果我能成为机器人,我想它会比普通的我更棒。”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史蒂文表示,该芯片“本质上”类似于非接触式银行卡中的芯片。他说:“它允许我得到一个射频识别或nfc阅读器,把它连接到我想编程的芯片上,然后让芯片识别我手背上的芯片,然后我就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

史蒂文可以说是“人体升级”的倡导者,但他能理解为什么人们认为这是一件极端的事情。他说,他的朋友和家人认为此举“不正统”,但他相信他们也将在未来五年开始改革自己的身体。

过去,我们制造诸如木制腿、助听器、眼镜、假牙等设备。现在,我们可能会使用植入物来增强我们的感官,这样我们就可以直接检测红外或紫外辐射,或者通过将自己连接到记忆芯片来改善我们的认知过程。最后,通过整合人和机器,科学将会产生智力、力量和寿命大大提高的人类。成为接近上帝的化身。

未来的发展趋势是什么?

温特表示,可穿戴技术(如苹果手表和fitbit等“可穿戴医疗设备”)型健康监测器在过去几年越来越受欢迎,她相信人类植入将是下一步。

她说:“我不认为植入是必须的,但是我认为它们越来越好,越来越耐用,越来越凉爽,越来越实用。这将是人们的另一个选择。”

史蒂文说,他可以很容易地预见到,公司将要求员工植入安全识别设备,以进入建筑物或计算机网络。

他说:“我认为有些人会认为这是一件极端的事情,因为他们从追溯历史的角度看待问题,没有长远的眼光。”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事实上,这种植入物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少见。

在北欧国家瑞典,4000多名瑞典人可以通过用食指触摸对方的手机解锁办公室门、登上火车、进入音乐厅或交换个人社交信息。所有这些都归功于植入他们手指的一颗米粒大小的微芯片。

2018年10月22日,中国著名直播平台yy(快乐聚会时间)的创始人李学凌在他的朋友圈里宣布,他已经在自己体内植入了一枚芯片,这引起了轩然大波。虽然后来证实李学凌植入的人体芯片是身体指标的监视器,但他认为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日子,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将芯片植入自己的身体,以便更好地了解自己。

这种“人体升级”将如何影响医学和伦理学?

目前,关于谁可以进行人体植入的规定相对宽松,大多数植入手术是由纹身师和人体穿孔机进行的。

有些人直接在网上购买他们需要的工具,自己进行植入。

生物黑客简诺娃·瑞安在莱斯特诊所为史蒂文植入了一个人体芯片。她说她一周做五次。随着人们对芯片兴趣的增加,植入体的数量也在增加。

虽然法律对生物黑客行为的规定很少,但贾诺娃说,作为纹身艺术家和穿孔器,她可以接受植入手术。

尽管她通过youtube频道和网站宣传了“提升自己的身体”的想法,但她没有植入芯片或“提升”自己的身体。她说这些东西对她来说“没用”。

斯特拉斯克莱德大学医学和伦理学教授玛丽尼尔(Mary Neal)表示,她对越来越多的人的“身体升级”并不感到惊讶,但监管需要跟上。

她说,改革类似于肉毒杆菌毒素等其他身体改造措施,但需要围绕人类自主和监督展开更多伦理讨论。

尼尔博士还表示,人们在网上购买设备并在家操作存在一定的安全风险。

苏格兰政府告诉英国广播公司苏格兰,它打算规范非医疗专业人员的植入,并正在就如何做到这一点进行咨询。

一名发言人表示,他们正在考虑“最适当和最恰当的措施”,政府的首要任务是确保相关人员的安全。

随着人类对科学技术越来越开放,越来越多的人不再以“体毛皮肤、父母怕伤害、孝顺始”的传统观念为标准,人们开始在人体内进行越来越多的科技尝试。

但是对于这种趋势,人们也会变得越来越矛盾——一方面,像超人文主义者这样的人有强烈的动机去超越身体和精神上的限制,通过整合技术来“升级”他们的身体,从而允许技术的“探索”进入他们在任何地方的私人领地;另一方面,随着个人变得越来越透明,人们也担心无处可藏。